改写古诗赠汪伦

时间:2021-09-20   字数:1700字  手机阅读

子时,已近深夜。今日可是我的好兄弟李白的别离之日,我怎能忘记!怀着沉重的心情,我吩咐仆人们准备好了酒菜。望着那远处的桃花潭,我一步步走向了门外……

往前走去,桃花潭边的那个人影始终是那么的熟悉。显然,我的兄弟李白即将要登船离去。我唱起了昔日我们兄弟都爱唱的小调:“难忘今宵,无论天涯与海角……”。刚要上船的李白,被这熟悉的歌声怔住了,猛然一回头就看见了我的身影。我加快了步伐,唱的声音也越来越大。当我真正地看清楚李白的脸颊时,他的两行热泪已潸然流下。李白还是和往常一样,同样高大的身躯,同样简洁整齐的装束,不同的是,他的脸上多了几分凄凉。“文焕(汪伦字)兄,我的好兄弟,我还以为你不能来了……”李白忽然上前一步抱住了我,我后退了一小步,但还是上前接受了他的拥抱。他的脸颊发热,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双肩。看见好兄弟这样激动的举动,我的眼泪早已不知不觉湿润了眼眶!

李白松开了紧搂的双臂,这时背后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声音,“主人…”。我回过头,看见仆人们正端着酒菜过来了。在这临别之际,怎能没有美酒助兴呢?我接过酒菜说道:“太白(李白字)兄,在此分别之时小弟备了些酒菜,我们痛饮一番如何?”“正有此意!哈哈哈!”我和李白就席地而坐,在岸边的青草地上,望着天边的一轮明月,倒上美酒痛快地喝了起来。“文焕兄,我这一走也不知何年何月能再相逢,望多保重啊!”“太白兄,你也一路保重!”在几番的推杯换盏中,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。“文焕啊,大哥此生两大嗜好,美酒和美人。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喝上如此佳酿!”“大哥莫急,小弟已经为你备上了几坛好酒让你带回去。”“知我者,文焕兄!哈哈哈!”“哎,大哥莫客气。你出门游历时,遇上了美女可千万别忘了还有我这个兄弟呀,小弟一把年纪了还没有意中人哩!”“哈哈哈!一定,一定!”此时,远处的那轮明月忽然蒙上了一层阴影,桃花潭上起雾了。

“客官,现在已是寅时一刻,再不走,恐怕会出事…”站在一旁的船夫显然已经等不住了。外面的雾气越发的浓郁了,在这迷蒙的雾色中,我差点看不清李白的身影。正在我起身相扶时,我才发现李白已然醉倒。我赶紧冲上前扶起了他。“太白兄,太白兄,时辰到了!”我轻轻地摇晃着他。“哎呀,我今儿还是放不下你这个好兄弟啊…呜呜呜!”李白看样子是喝醉了,居然哭了起来。此情此景,我也想起了昔日我们俩兄弟一起的情形,一起踏青,一起吟诗,一起喝酒。可一想到要即将的别离,我的心里就如同有了一块大石头,怎么也放不下。我抱住了李白,和他一同哭了起来,泪

水把我俩的衣襟都打湿了,相互也不在意各自的满身酒气。“两位客官,再不启程就走不了!”船夫在一旁焦急地催促着,就连和李白同行的小书童,也急了眼。“好,好,马上走…”我擦去眼泪,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李白。正当我准备搀扶着他登船时,李白忽然脚下一滑,“扑通”一声落入了水中。“太白兄,太白兄!”我焦急地喊了起来。一旁的书童和仆人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愣住了,各个都不知所错。还好,站在船头的船夫反应快,手中的船槁已经向李白落水的方向伸了过去。可是李白似乎酒醉未完全清醒,双手一直在水面扑腾着,抓不住船槁。见此情形,我也不顾自己的水性,来不及脱衣服就跳入了水中,急速地划向李白落水的方向。李白应该识水性的,可是喝了这么多酒,情况真是令人担忧。眼看李白体力不支就要沉下去了,我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了李白冰冷的手,另一只手及时地抓住了船夫递过来的船槁,艰难地把他拖上了岸边。

上岸后的李白,面色一片苍白,在喝过船夫准备的姜汤后,脸色逐渐恢复了红润。他在恢复清醒后,接过了书童手中的两块面巾,递给了我一块。我也无心用布擦身子,看着他没事就心满意足了。李白红着眼睛,握了握我冰冷的手,似有千言万语要述说,但始终没有再说什么。是的,兄弟的舍命相救怎能不感动呢?随后,他跟大家道了声谢,就随书童一起登船了。船开了,李白挥了挥手中的面巾,在渐行渐远的船上,我似乎听见了他在吟唱:“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,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在若隐若现的声音中,我也向他挥了挥手中的面巾……

专题推荐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返回顶部